板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立法制止人肉搜索再次引发的舆论

发布时间:2020-03-10 11:00:57 阅读: 来源:板纸厂家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网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据昨日多家媒体报道,目前浙江省人大正在审议的《浙江省信息化增进条例(草案)》第39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网络与信息系统擅自发布、传播、删除、修改信息权利人的相干信息。这被认为是立法制止人肉搜索,引发舆论热议。

应怎样看待人肉搜索呢?在中国的当下,人肉搜索有着公民表达、公民监督的特殊意义,比如之前周久耕局长的香烟门。但作为有责任感的公民,对人肉搜索应有理性的认识,保护个人隐私和个人信息是原则,公布、传播个人信息是例外,且应当有法律依据。所以目前立法的目的在于平衡公众的知情权和当事人的隐私权,而不应一味鼓励人肉搜索。

之前某选秀节目中,一名女评委对着一个伪娘选手说:我要号令网友人肉你。里面炒作的成份不提,由于他的特殊情况,网友就有权去人肉他,公布其个人信息,并骚扰之吗?从这个例子里,我们看到人肉搜索很容易误伤无辜者,并且很多人没有从公民监督公权、建设成熟舆论空间的高度珍视它,而是将其文娱化。

事实上,出于公民监督公权的目的,搜集、公布触及社会公益的官员的、公共事务的一些信息,与上述人肉公民的隐私,完全是两回事。这类区分在立法中应有所体现。

再看浙江的立法草案的规定:收集社会组织或个人的信息,应当通过合法途径,并依法公道利用。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网络与信息系统擅自发布、传播、删除、修改信息权利人的相干信息。表达实在太模糊,何谓擅自?是没有征得当事人的同意,还是没有上级命令?又是哪一个上级呢?立法上的模糊,既不利于保护当事人的隐私,同时在实施中更容易被权利所左右,可能关住了网络民声的减压阀。立法者保护个人信息的良好初衷,容易被公众误解为打压网络舆论。

一个多月前台湾通过了所谓个人资料保护法修正案,其中以保护个人资料为出发点,但同时强调增进个人资料之公道利用。对非公务机关对个人资料之搜集或处理(相当于大陆的人肉搜索),如果出于社会公益的目的,且在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内利用这些资料,是被允许的,但不准人肉当事人有关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法前科之个人资料,由于这些信息脱离了公益的范畴。其实,不光是大陆,即便是台湾也有用人肉搜索来反腐,扁家案发也与此有关。

人肉搜索只是当前公民监督公权的权宜之计,并不是制度性建设。其实,有了完善的政府信息公然,包括官员的财产公然、财政支出公然,假设普通老百姓能从政府信息公然网上查到局长买一支笔花了多少钱,人肉搜索还有甚么意义?

中央台驻浙江站记者张国亮,针对此次做了详细的调查采访了解到:这份草案中并没有人肉搜索的字样,但草案第39条明确规定:收集社会组织或个人的信息,应当通过合法途径,并依法公道利用。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网络与信息系统擅自发布、传播、删除、修改信息权利人的相干信息。因此可以认为,依照条例不可随便进行人肉搜索。

在法规中做出这样的规定,浙江是不是属于首例?据媒体调查,2008年4月1日实行的《广东省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制止擅自向第三方公然他人电子邮箱地址和其他个人信息资料,这是较早对与互联网相干的个人信息表露法律责任的地方立法规定;而在宁夏、山西两省区去年颁布事实的《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中,在罗列制止的违背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秩序行动时,也明确列出擅自公然他人的信息资料。

关于个人隐私的保护在民法中早已有相关规定,在网络人肉搜索愈来愈多并具有影响力的情况下,地方立法中特别做出有关公然个人信息的明确规定,已成为最近几年的一个趋势。

某省审议中的一个新条例,对信息收集、使用、发布、传播、删除、修改都做了具体限制规定,由此引发热议。坊间普遍将此规定解读为人肉搜索的限制乃至制止,反对意见基本呈一边倒之势。

诚然,人肉搜索确切具有很强的双刃剑特性,积极作用明显,但是也时有误伤事件产生。但整体上看,人肉搜索迄今所发挥出的正面作用,远大于其负面作用。况且,该项规定亦有弄巧成拙之嫌。目前,不管对个人隐私还是单位保密,都已有了比较完备的法律规定,此条规定中所触及的情况,都是可以参照已有法规进行处理的。

还不仅如此。就此规定目前的条文而言,也存在着概念模糊、诠释随便等明显的缺点。比如收集信息的途径怎样才算合法?什么样的情况下的信息发布和传播才不算擅自?难道是要征得当事人的同意以后吗?尽人皆知,人肉搜索针对的都是有疑点的人和事。假设要征得周至尊的同意才能暴光其信息,估计周久耕现在还是周局长。此处的个人包括不包括官员?社会组织是指哪些单位?政府机关、企业算不算?倘若这样的规定付诸实施,动辄得咎的不仅是个人,不仅是人肉搜索,极可能还有媒体的采访和监督权。

这项地方法规假设真的出台,1是也许会构成好人痛而恶者快的后果,2是有可能造成社会舆论态势的混乱,三是还会破坏法律的严肃性。(隐之)

人肉搜索是把双刃剑,这是自从其爆得大名之日始就有的共鸣。它一方面以其可能的混淆黑白、滥伤无辜,使人几无可逃的杀伤力侵犯人的隐私;但在另一方面,它降妖捉怪的能力也让人叹为观止。有了它,周久耕可以由于一盒烟、一块表而倒下;有了它,广西的那位烟草局局长可以由于性爱日记暴光而成为公共事件的主角,进而落马。也正是由于人肉搜索的两面性,所以对其规范,使之在一定的法律框架下行使,也日趋成为共鸣。这方面的尝试,我们也听闻过很多,比如,2009年1月18日,江苏省11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徐州市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其中制止未经允许,提供或公然他人的信息资料。这1规定被很多人认为有立法制止人肉搜索嫌疑,并在当时引发广泛争议,成为网络焦点。直至徐州市人大法工委负责人出面澄清说,这是外界的误读,该条例并没有明确提及人肉搜索。另外,公民有监督权,可以通过正常途径行使。

不过,这根本消除不了公众的疑虑,一个不言而喻的问题是,人肉搜索正是由于正常途径有时候其实不通畅才大行其道的,而其及时性、草根性、互动性等传播特性,也决定了它在诸如通缉疑犯、表露侵犯公共利益的行动、官员腐败等方面的确发挥了极大的威力。而据人民日报主管的《人民论坛》杂志早些时候的报导称,现在地方许多干部都有不同程度的网络恐惧心理,尤其是怕人肉搜索。当时,我还就此写过一篇评论《面对网络,官员不应仅仅是恐惧》,其实,观点也是在呼吁为人肉搜索立法的同时,希望官员要勇于面对网络监督,体现对权利应有的畏敬。

现在浙江省对近来备受争议的歹意人肉搜索行动立法,我辈固然会举双手赞同,担心只在于该条例如何界定什么样的人肉搜索是歹意。从该报导援用当地官员的说法,有些网民自认为发上网络就天不知地不知,其实他们已违法了中,我们固然可以读出,规范人肉搜索,避免出现网络暴力的善意,可是如果某些问题官员由于在现实中自认为天不知地不知,也不用担心有人把自己的劣行捅到网上从而更加肆无忌惮,则更加可怕。因此有必要在规范人肉搜索时体现这一点:基于社会公益的特别是针对问题官员的人肉搜索不在制止之列,不但不制止,反而会鼓励。

这绝不是对官员弄轻视,由于官员掌握着人民托付的公权力,一定程度上是公众人物。而作为公众人物,部份隐私被公然也是现代社会的正常现象。还是那句话你要是受不了蒸汽熏,就别进厨房。何况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人民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应当高度相信人民有智慧有能力甄别一个官员的好坏,人肉搜索的威力再大,也绝不会把一个心中时刻装着人民的官员整倒批臭;何况人肉搜索对官员就算一时误伤,官员一样可以应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呢。

成都到广州物流公司

成都到赤峰物流

成都到广西物流专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