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海南古籍今安在

发布时间:2020-07-13 18:55:12 阅读: 来源:板纸厂家

海南师范大学图书馆珍藏的据天一阁所藏原书影印的正德《琼台志》。 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 摄

海南有多少民国以前出版的地方文献,即与本岛相关的古籍,已经亡佚而无法传世?我们不得而知。

至于存世的海南古籍,从1987年开始,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的专家就开始调查,2004年,海南大学图书馆时任馆长詹长智博士等学者与中山馆合作,补充了广东海南两地的资料。2008年,《海南地方文献书目提要》出版,其中收录海南古籍书目211种。

12月4日,应海南日报记者之请,海南师范大学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梳理了迄今为止岛内海南古籍的馆藏信息,共有22种之多,其中有6种为《海南地方文献书目提要》尚未收录。

当然,相信民间还有一些古籍还没有被发现,尤其是那些年月久远而资料宝贵的家族谱牒。

不论寒暑,每次进入海南师范大学古籍阅览室,都能明显感受到空调营造的室温,毕竟,这里有5万多册藏书,其中有42种古籍善本、8千多册地方文献,需要恒温恒湿的保养条件。这些地方文献,是研究海南历史文化、自然地理的珍贵资料,内中还有少量古籍,本身就具备文物价值。

海师大图书馆算得上省内珍藏古籍最多的图书馆,共有9种,其中4种为独有。但绝大多数与海南有关的古籍,并不在岛内,而是分散于海内外多家图书馆。

海南古籍“离乡背井”

由于广东和海南的历史渊源,那些“旅居”岛外的海南古籍,将近一半藏于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

海南大学詹长智博士告诉记者,根据已经整理的海南地方文献书目提要所作的统计,已知馆藏清代及以前的217种古籍善本书目中,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藏书100种,其他的主要分散收藏在国家图书馆(48种)、上海图书馆(12种)、北京大学图书馆(5种)等单位。

南京图书馆、复旦大学图书馆、中山大学图书馆、故宫博物院图书馆、浙江省图书馆、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无锡图书馆、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陕西省图书馆、河南省图书馆、新疆图书馆、青岛博物馆、吉林省图书馆、吉林大学图书馆、辽宁省图书馆、江西省图书馆、中国科学院图书馆、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和我国台湾的“中央图书馆”,对海南古籍也有零星收藏。

宁波天一阁博物馆收藏的正德《琼台志》,是明代孤本,也是现存最早的琼州志书,清代道光年间,阮元修《广东通志》和明谊修《琼州府志》时,都没有见过此书,可见它具有其他志书所不能替代的史料价值。遗憾的是,该志虽是孤本,却不是善本,而是残本,因为全书四十四卷,缺少了卷二十二、二十三的《黎情》,卷四十三的《文类》和卷四十四的《诗类》。

日本内阁文库是一家收藏汉、日文古籍的专门图书馆,该馆也收藏了一定数量的海南古籍;此外,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日本尊经阁文库,也藏有少量海南古籍。

日本人钟意白玉蟾著作

翻阅《海南地方文献书目提要》,虽然书中对海南古籍的介绍篇幅不大,字数不多,但字里行间所隐藏的各类信息极其丰富,即使无法亲睹原书,也能捕捉到鳞光片羽,让读者受益匪浅。有一种现象值得关注,就是日本似乎特别欣赏海南宋代先贤白玉蟾的道家思想,这从日人收藏了多种白真人的著作可以窥见一斑。

《金华冲碧丹经秘旨》、《海琼问道集》、《海琼白真人语录》、《木郎祈雨咒》、《道德宝章》……白玉蟾所授、所撰、所述、所注的道家典籍,林林总总,不胜枚举,而明清两代,后人又多次抄写或刊印,于是传播的范围更加广泛。

白玉蟾明刻本的《大道歌》、《水调歌头》、《五言古词》、《指玄篇》,目前被收藏在日本内阁文库;39卷本的《海琼白先生诗集》,在日本室町时代(1336-1573),甚至出现了一册手抄的摘录本,也被日本内阁文库所收。顺便一提,该馆还收藏了一部十二卷本的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线装的《临高县志》。

《新刻琼琯白先生集》是明人林有声校勘后的刻本,到了清代康熙三十六年、日本元禄十年,即1697年,京都柳田六左卫门、梅村右卫门一度刊行,现有6册藏于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

白玉蟾不但是个修道者,还是一位真正的诗人。

不知道是在什么年代,一个名叫“释晦岩”的人,在洛阳辑录刻印了一部两卷的《二白诗选》,将唐代白居易、宋代白玉蟾二人的诗作合在一起刊行,足见古人对白玉蟾诗作水平的认可程度,竟能与白居易相提并论。

对白玉蟾诗歌作品的欣赏,并不限于国人。到了清代康熙年间,日本林五郎兵卫、梅村弥右卫门于元禄六年(1693年),又将《二白诗选》合二为一刊行。该书现藏于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丘濬著述“分布”最广

明代中叶海南先贤丘濬(1418-1495),晚年官至内阁大学士,跻身宰辅大臣。丘濬对后世的影响之大,不在于他当了一个很大的官,而在于他一生著述颇丰,用“汗牛充栋”来形容都不为过,因此有“著绝”的美誉。存世的海南古籍中,丘濬的著作分量不小,而且分布区域极广。

仅在海南,丘濬的代表作《大学衍义补》在海南大学图书馆、海师大图书馆、琼台师范图书馆、海口图书馆和文昌市图书馆,都有收藏,不过最完整的版本是在海大图书馆。

现藏于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的《丘文庄公家礼仪节》,全书八卷,分别为通礼、冠礼、婚礼、丧礼、丧葬、丧虞、祭礼和杂录,清代咸丰五年(1855年)刻本,线装书。其实,这只是该书的第十二次刊行。此前的明清传本已是众多,据《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和《广东文献综述》统计,从明代中叶的抄本到清末的各类刻本,《丘文庄公家礼仪节》的传本至少12种,其中还有明末时期,朝鲜仁祖四年(1626年)的“灵光郡”刻本。

1972年,台北出版的《丘文庄公丛书》,便是依据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的“宝敕楼”刻本。

这部书说的是什么?为何如此受欢迎而一版再版?

就像丘濬在自序中所说:“窃取文公《家礼》本注,约为《礼节》,而易以浅近之言,使人易晓而可行。”原来,丘濬是在朱熹的《家训》,即后世所传的《朱子家训》及各种注解的基础上,进行增删,并换成当时浅显易懂的语言加以阐述,使人容易理解而付诸行动。

丘公读书、著述的难能可贵之处,正是在于不会“尽信书”,而是善于在前人的高度上,加以修正和发展,“多有损益”,其等身之作《大学衍义补》,即是在宋贤真德秀《大学衍义》的基础上,深度阐发《大学》经义。

真德秀的《大学衍义》,发挥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诸义,但缺治国平天下部分。丘濬博采六经诸史百家之文,加上按语,抒发己见,补其所缺,撰成《大学衍义补》,于成化二十三年(1487)十一月进呈皇帝。

丘濬的著作还被吉林省图书馆、南京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东北师大图书馆、中央民大图书馆、国家图书馆、浙江省图书馆、辽宁省图书馆和我国台湾的“中央图书馆”所收藏。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收藏的《精刻大学衍义摘粹》,是明代隆庆元年(1567年)的刻本。

与对待白玉蟾的著作一样,日本人也非常重视丘濬的著述,直到当代还是如此。个中是何原因?有待深入研究。

《明丘琼山故事必读成语考集注》,则曾经由日本人三宅德则注解,出过刻本;后来又由三宅子长于宽政三年(1791年)再度刊行。该书现今藏于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

国家图书馆所藏的《新镌详解丘琼山故事必读成语考》,是经过清人卢元昌补充,日本人中岛义方校点的,于日本天和二年(1682年)刻印发行。1977年,东京汲古书院又出了影印本。

此外,日本京都开屋孙兵卫,也在享保十年(1726年),刊行了《新刻丘琼山故事雕龙》,现藏于日本内阁文库。1977年,汲古书院也出了影印本。

从海南古籍所透露的信息中,可知丘濬还是一位医学爱好者。他辑录的《群书钞方》,内容为采录段成式、苏东坡等唐宋前人笔记中医方。该书明代出过刻本,后来日本江户时代(1603-1867)有过抄本,天保十年(1840年)有过写本。(记者 陈耿)

朝阳设计职业装

齐齐哈尔订制职业装

保安大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