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女鬼有洁癖强迫症1[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0:39 阅读: 来源:板纸厂家

“哎,王琳,你说,怎么现在找个住的地方那么难啊,我的腿都要走断掉了啊!”

“刚毕业,哪有什么事情都那么如愿的,慢慢找吧,会找到的。康捷,咱们看了几家了,现在租个房子也这么贵。”王琳有气无力的说着。

“哎,你看前面贴的是不是租房子的广告啊,我们过去看看。”还是康捷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在电线杆上的贴纸。

房屋出租,因为房主要回老家,房屋家具齐全,水电暖齐全,招租爱干净的租户,价钱面谈。

“康捷,你看,真的是招租的呢,看样子,房主也是个爱干净的人呢,我们赶紧去问问吧!”

“有人吗?”推开门,屋子里收拾的颇为整齐,看起来很干净,只是采光不太好。

临近中午了,屋里还是有些阴暗,不过,看屋子的格局倒是很好,王琳很满意。

一回头看见康捷也面带微笑着,两人同时点了点头,相视一笑。

“谁啊?”一个很苍老的声音。

“大爷,我们是来租房子的。我们看房子挺合适的,要多少钱一个月啊?”

“就你们两个小姑娘啊,租给你们,可要给我把房子打扫干净,要不,我们家老太太可是会生气的。老太太发脾气,你们可受不了。”老头子一把严肃的说。

敲定了房子,往回走的路上,王琳笑着说,“大爷让我们收拾干净房子,可是她们不是要搬回老家吗,还说要是房子脏了的话,老太太会不高兴的,她们又看不见的拉!”

“就是就是,明天就可以搬过去咯,真开心,离上班的地方又近,价钱还便宜,现在的老人家真是不知道市场上的价格啊,连一半都不到的价格,刚才应该租个两年的先。”

康捷满脸堆着笑,更让她开心的事,房子有两个卧室,这样,她就可以在自己的小窝里随便玩啦!

刚搬进去的时候,这两个姑娘还都记着要收拾干净,不过时间一长,康捷的公主病就上来了……

衣服一堆堆的都堆在那里,鞋子满地都是,吃完剩下的垃圾袋,没吃完的饼干,半瓶的矿泉水,一进门就跟个垃圾场一样的没差。谁都把大爷说过的话忘记了。

一天晚上,刚回到家,王琳突然发现家里的灯坏了,心想也许是跳闸了,就摸索着去找手电,刚摸到桌子边上,就摸到了一个冰冰凉还软绵绵的东西,王琳吓了一大跳,感觉,那是一只人的手,但是冰凉冰凉的,又不像活人的手。

王琳身上的血液刹那间停住了,突然,灯亮了,王琳往桌边上一看,什么也没有,莫非是自己太害怕了,所以产生了错觉,但是摸上去的那种感觉,王琳记得太清楚了。

康捷回来,王琳什么都没说,就睡觉去了。

第二天傍晚,又是王琳先回来了,开门的时候,她突然记起了昨天的事情,有点不敢开门了,左思右想,还是插上了钥匙,这回灯没有坏。

但是王琳觉得家里干净了许多,难道是康捷这位大小姐先回来收拾了?

王琳叫了两声,康捷应该没在家,转身想去她屋里看看,一想这家伙的不爱干净,王琳就放弃去看那个垃圾场一样的房间了。

这一夜,王琳睡的很沉,总觉得周围有个人在看着自己,围着自己转,但是具体是谁,王琳又看不清。

那个人好像一直在给自己收拾东西,拿起来又放下,然后再看自己一眼,王琳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是条短信息,王琳拿起电话一看,是康捷发来的,今天早上我去我男朋友那了,你自己在家住的怎么样啊!

这个死丫头,大早上的就去男朋友家了,怪不得我早上起来就没看见她。都凌晨了,还在玩,哼,不管她,睡觉。

撂下电话,王琳缩了缩被子,还想继续睡,突然,她想起来,家里的卫生是谁收拾的?

康捷大早上就走了,自己走的那时候家里还很乱,跟本就没人进来,大爷也不会回来给自己收拾卫生啊,那是谁收拾的啊!

王琳身上起了鸡皮疙瘩,突然想去康捷的房间看看,看看那个房间有没有收拾卫生。

王琳下来,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推开康捷房间的门,王琳伸手摸索着开关,却怎么也摸索不到,没办法,借着客厅的灯光,王琳竟然看见,康捷的屋子里,满地的东西。

>>

但是,屋子里散发出来的浓郁的血腥味提醒着自己,这满地的东西是康捷的尸体,康捷被碎尸了。王琳立马晕了过去。

第二天,王琳醒了。没敢在看第二眼,踉踉跄跄的回自己房间打电话报警。

警察来了,也来了一堆人,不停的拍照,看现场,康捷的家人来哭闹,自己也快崩溃了。

康捷是自己四年的朋友了,大学一起,刚毕业也说要一起来工作,可是,还没开始工作,人遭遇了不幸。

从警局回到家里,康捷的房间已经被打扫过了,王琳累极了躺下了,心想着明天联系联系房主大爷,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至少也要通告一声。深夜了,王琳紧锁着门不敢出去,仿佛康捷还在家里一样。

突然,啪的一声,家里的窗被风吹开了,王琳吓了一大跳,不会是又有人进来了吧!仔细听了一会,什么声音也没有,王琳轻轻的起身去关窗子。

一回头,却发现,在床头,仿佛有个人背着坐在自己的床上,王琳害怕极了,难道自己也要惨遭不幸了?王琳装着胆子问,你是谁?

“咳咳,我是这房子的主人。咳咳”

是个老妇人的声音。

“你怎么进来了,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没看见你?”

“我一直住在这里,我说了,我是这房子的主人。”

“我们来的时候这里只有一位大爷,没有别人。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我没走错,他回乡下去了,把我自己留在这里。”

“啊,难道,你是……”王琳想不下去了。浑身颤抖。

“你要不要来陪我啊,来陪我吧!老头子扔下我自己走了,我好孤单,你们来陪我吧!”

“不要,我不跟你走,我朋友是不是你?是你杀的?”

“她?你说的是她么?”老太太指了指手里的篮子,“你是说这堆东西?她跟本不配跟我在一起,她那么脏,我都警告过她了,他还是把家里弄的这么脏,我也只好把这么脏的她回收了,你看这一堆,这乱七八糟的一堆!”

“那你还找我干什么?我又没把家里弄脏?!”

“没弄脏,可是你也没收拾啊,你们都是一样脏,你们都该变成垃圾。你也不过是个干净点的垃圾。”

说罢,老太太已经走到了王琳身边,掐到她的脖子,轻轻一推,王琳就跌落到了楼下,摔的跟康捷一样。

阳光照进房间里,把王琳照醒了,原来这是自己的一个梦,她多么希望这真的是个梦,看着空荡荡的康捷的房间,这真的是个梦就好了。

王琳收好自己的东西,想要离开这里,突然发现台灯下面压了一张纸。

纸质泛黄,上面这样写的:

4月12日。

我的洁癖强迫症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家里真的好脏,我要擦干净,甚至,我今天发现老头子的脸上脏了,我也要去一点点的擦干净,昨晚,我已经把老头子的肠子洗干净了,不会再流出恶心的东西了,今天,我要把他身上的毛孔通干净,太脏了,太脏了。

——爱妻

看完了,这些,王琳的手开始颤抖了,她终于明白康捷为什么死的那么惨,为什么这个家一进来的时候那么阴冷,不见阳光。

临走的时候,王琳,把家里的卫生擦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当然,她知道,洁癖真的很难治好。还好,她只是轻度。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